ߣ+86-0000-96877

վڹ棺

ΪгԶڱ䣬Զ䡣
ͷչʾ

GUEST ROOM

ӭĵ

+86-0000-96877
λ¼վ

ǰλã > λ¼վ >

ڣɽ֮۹۸ԭѧҾ

ʱ䣺2023/03/10

除多:立高山之巅观高原气象(讲述·弘扬科学家精神)

除多在工作中?/p>

本报记€? 徐驭尧摄

除多在野外科考€?/p>

资料照片

人物名片

除多?003?月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,获理学博士学位,为回藏工作的西藏自治区气″第一位博士€目前在西藏自治区气″高原大气环境科学研究€工作。除多先后主持了国家自然基金项目、西藏自治区重点项目,出?部专著,发表80多篇论文。获西藏自治区科学技术奖€等奖2项€二等奖1项€三等奖3项€?/p>

见到除多,他脸上还带€疲惫。作为西藏自治区气象€高原大气环境科学研究€副所长,他刚经历了一趟漫长的旅行:历?2天,行程5800多公里,€路平均海拔超?500米€?/p>

通过地面观测,对照卫星遥感采集的信息,他可以判断积雪、草地变化等情况。窗外阳光灿烂,几簇云朵浮在湛蓝的天空之上€这片天空,除多望了数十年€人们视为风景的天空,在除多眼里,关系着高原无数人的生活?/p>

“想做科研,但是底子太薄了€?/p>

除多出生在西藏自治区日喀则白朗县?7岁那年,他从江孜中学考上了当时的南京气象学院,主修大气探测专业,是当年县里唯€上大学的学生。南京求学期间,除多只回了一″,就为节省路费€?/p>

毕业后,除多回到西藏自治区气″气象台工作€那时,每天的工作就是接收卫星云图,处理图像,提供给预报部门。€当时觉得学以致用,还挺¤。€除多回忆说?/p>

上世?0年代初,西藏€展一江两河(雅鲁藏布江及其支流年楚河、拉萨河)流域综合开发建设,西藏自治区气″和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€共同合作项目,利用卫星遥感技术,分析€发建设成效€?/p>

除多整日和中科院的€师们待在一起€他与遥感所的专家对中部流域18个县市进行了多次实地调查。生活和交€条件非常艰苦,跟着专家们,除多走进山谷丛林,完成了6万多平方公里的调查€?/p>

夏天的高原,天气不算炎热,阳光却炽烈,晒伤是常事。在老师们身上,他感受到自身知识的不足€自己看不懂的遥感图片,老师€眼就能认清;自己不明白的€术原理,老师三五句话就能讲明白€€除多想要继续深造,“想做科研,但是底子太薄了€€?/p>

1997年,时任西藏自治区农科院院长尼玛扎西的一个电话,让除多梦想成真:“除多,咱们现在想€一批西藏的同志去北京参加培训,你有兴趣吗??/p>

“当然!”除多立马应下来?998年,除多成功考取了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?年多的时间,硕博连读,最终获得博士学位€?/p>

“科研是€个长期积累的过程?5年其实不算长?/p>

2003年,毕业后回到拉萨,除多成为西藏自治区气″学成回藏工作的首位博士€回到拉萨,他延续从博士阶段就开始的研究—€利用遥感手段分析拉萨及周边的土地利用情况€?/p>

与这个问题结缘,也是由于90年代初开始的研究项目。在那次考察中,除多积累了科研数据和野外考察经验。每年€察,他都要将一江两河地区年度新增的土地利用类型描绘到航空照片上。结束€察后回到室内,他还€要把照片上的新增类型逐一录入电脑。€累得腰酸腿痛€€除多说?/p>

读博和工作期间,他不断对数据进行更新、补充€完善€待到成果正式出版,距离€始时已经过去足足15年€€科研是€个长期积累的过程?5年其实不算长。€他说€?/p>

海拔4200米,拉萨当雄,放眼望去,广袤的草原和远处的雪山相接€因为海拔高,这里的草长得并不茂密,长短多在€指左右€?/p>

草地是西藏最常见的土地类型和生€系统€€它们是青藏高原生€安全保护的主体。€除多说,€草地€€化已成为青藏高原生€可持续发展的主要障碍,对于草地€化的情况,不同研究之间分歧较大€€?/p>

如何准‘观测草地变化?除多将目光瞄准到天空€€他希望通过卫星遥感,观测青藏高原草地的变化情况。但仅仅依靠遥感“俯瞰€,很难对地表草地进行准确估算€€西藏自然条件复杂,生€类型多样,此前的估算方法无法直接用,需要€从零开始€€€除多说?/p>

除多在多地建立起地面观测站,结合实地观测和遥感观测,重新修正已有的估算方式€再通过点位实验,估算各项参数指标,€终建立了€个符合高原实际的有关草地情况的计算公式€这个公式精确度强,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€?/p>

除多还€助联动遥感和地面观测,拓展遥感€术范围€€比如植被的覆盖度€地表温度€土壤湿度等,还建立了遥感监测模型€€除多说?/p>

“我们需要开展更多€更深入的研究,提出防灾减灾对策?/p>

青藏高原是世界屋脊€亚洲水塔,是我国重要的生€安全屏障€在全球气€变暖影响下,青藏高原的冰冻圈正经历变化—€除多对此充″趣:如何深入研究冰冻圈变化,以及全球气€变化对其的影响?/p>

2012年,西藏自治区气″就制定规划,希望建立长时间的青藏高原积雪数据集,用于气€变化预测,为第三次青藏高原大气科学试验提供数据支撑。€我们在相关领域的研究开展得太少,但这是气象部门的本职工作之€,我们责无旁贷€€除多说?/p>

个人学术兴趣的变化和工作单位的需求,共同促使除多€始转变研究兴趣€眼光聚焦草地之外的冰川积雪,他€始发力青藏高原冰冻圈研究?/p>

遥感能看到降雪的阴云,但是雪落下是什么样、积雪有多深,都€要去现场才能了解。为了更好地研究,他在西藏多地架设了观测设备,收集雪深等信息。€过天地观测对比,除多完善现有研究方法,期望对气象科研做出更多贡献€?/p>

跳下车,打开门,走进观测地,积雪足足?0厘米,一脚踩下去,雪几乎到了除多的膝盖€走到仪器旁,他熟练地打€装置,记录,把样品保存好?/p>

这里是日€则市聂拉木县的气¤测站,也是除多的观测点之€。€我们在这里和其他全区重点强降雪地区,建了地面自动积雪观测站。卫星再厉害,也只能反映积雪的面上情况,雪深等很多关键要素,还得依靠地面观测。€除多说?/p>

这是除多今年2月外出€察时的€幕€这?800公里的€察之旅,就是为了观测和了解今年普降暴雪给当地带来的影响?/p>

在开展冰雪研究的时€,除多脑海里€是联想起当年的灾害场景,他感到冰雪灾害研究的担子又重了几分?/p>

除多说,“精密监测是防灾减灾和应对措施的第一步,是精细服务的前提。我们用科学的手段来获取灾害发生地的第一手信息,再来制定决策,采取措施,才能达到防灾减灾和挽救生命财产的目的。€?/p>

从卫星遥感到地面观测,从山地、草地到积雪,除多既关注天上的风云,也一步一个脚印地踩在青藏高原的大地上。几十年的科研工作,他在天地之间,也观察出了€些气″迁€€?/p>

“全球气候变暖,人类在高山冰雪带的活动日益增多,冰冻圈灾害带来的问题也在增多。€除多说,€我们需要开展更多€更深入的研究,提出防灾减灾对策,尤其是针对冰冻圈灾害的。€?/p>

■记者手?/p>

求真致用,让科研行稳致远

从遥感数据到估算方法,从草地生物量到€测雪灾,除多的科研不仅关乎€求真€,更关乎€致€€作为西藏本土成长的科学家,除多对科研的热爱,因服务家乡的发展€意义深远€?/p>

求真,是致用的基€。庞大的根系,才能支撑参天大树€正是在数十年如€日的数据积累基础上,除多才能优化出一套€合西藏的遥感观测方法,为保护青藏高原提供科学支持€求真致用,让科研行稳致远€除多研究之路的几次转折,都和西藏发展的实际€求有关,都是区域发展亟待破解的课题€锚定社会发展的迫切问题,推动科研探索的步伐持续前进?/p>

探索真理和服务高原,在除多身上是融为€体的。在两种动力的交织作用下,他在观测高原气象道路上走了20多年,乐在其中€坚持不懈€€?/p>

?人民日报 》( 2022?4?5? 06 版)

ҳ | λַ | λ¼վ |

+86-0000-96877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֯οƼ Ȩ Power by DedeCms

ַ㶫ʡиҵ6¥103绰+86-522-96877ֻ+86-566-96877

ִ֧֣ýICPţ

΢ɨһɨ

΢ɨһɨ